公安合成作戰指揮平臺

       公安合成作戰是指多個警種在統一的組織指揮下,為執行某項特定的任務,發揮各自的特長和優勢,組合成為一個新的整體而進行的一種作戰模式,該模式可實現信息的快速收集、分析、共享、流轉及相關業務的綜合應用,發揮各警種合成的整體效能,可在有限警力條件下實現快速反應、精確打擊。

      公安合成作戰指揮平臺建設以各警種業務支撐為出發點,以大數據、云計算、視頻分析等為支撐,以實現信息綜合研判、多警同步上案,人案關聯偵查,多手段合成作戰為目標。

      公安合成作戰指揮平臺的建設是著力破解目前突出存在的信息共享不足、合成應用不夠、服務支撐不力等諸多難題,本著少動體制、多動機制,打破警種壁壘,有效整合資源的原則,整合相關警種資源。

 


   
      公安合成作戰指揮平臺縱向貫通市局、分縣局、派出所、網格(民警),橫向聯通與指揮平行的各業務警種,打造集“指揮、情報、勤務”于一體的指揮作戰平臺,迪愛斯公安合成指揮作戰平臺的建設實現了以下四方面的合成:

基礎數據的合成
實現各種基礎數據的統一和標準化,如人員、裝備、案事件、專家等,便于實現系統內部和各種外部系統之間的信息共享和互通。

通信手段的合成
基于融合通信技術,實現電話、短信、電臺、視頻監控、視頻會議等多種媒體的統一融合,實現指揮調度過程的一鍵式快捷指揮調度。

指揮信息的合成
系統操作門戶的合成。建設統一門戶平臺,在表現層整合各個應用系統,為用戶提供一站式的信息服務,實現信息資源的綜合可視化展現。

指揮與情報的合成
建設情指聯動平臺,在指揮過程中,可隨時獲取來自于情報平臺的信息支撐;情報平臺的各種情報產品,也可隨時發布到指揮系統,為指揮提供支撐。

 

 

“合成作戰”的由來

       “合成作戰”的概念源于軍隊,主要目的是結合現代戰爭的實際需要,整合各軍種的力量投入戰爭,以此實現一加一大于二的合成效果,其主旨在于打一場立體化、科技化、合成化、高效能的現代化戰爭。

       警務工作中的合成作戰模式源自西方發達國家,自20世紀30年代以來,英美等國家就開始探索警務現代化的途徑,并建立了較為完善的警務快速反應機制。“9·11”事件后,隨著反恐問題的深入,美軍以【一體化聯合作戰】為指導,將多軍種,多兵種力量合成和聯合作戰集成在一個指揮信息平臺上,實現了多軍種,多兵種的信息共享,資源優化,協同聯動,取長補短。    
      
       聯合作戰在我軍《軍語》中被表述為“兩個以上的軍種或兩個以上國家、政治集團的軍隊,按照總的企圖和統一計劃,在聯合指揮機構的統一指揮下共同進行的作戰。通常為戰役以上規模”。相應的,美軍將兩個以上軍種共同進行的作戰稱為聯合作戰,而將兩個以上國家的軍隊的聯合作戰稱為聯盟作戰或聯軍作戰;但有時又都將這二者統稱為聯合作戰。美軍在《美國武裝部隊的聯合作戰》文件中指出:“聯合作戰就是整體作戰。部隊的戰斗行動不是由同一個主題連貫起來的一連串單個行動,相反,它是所有相應能力協調一致的一體化運用。”

       聯合作戰的基本思想是:“聯合部隊指揮官要使空中、地面、海上、空間和特種作戰部隊的行動協調一致、整體運用,從而以一體化的聯合戰役和戰役性作戰達成戰略和戰役目的。一體化聯合作戰是從上述作戰概念發展而來的。傳統意義上的聯合作戰是工業時代或機械化戰爭時代的基本作戰形式,是以單一軍種(往往是陸軍)為主體、以火力為關鍵、以平臺為中心的聯合作戰;而從傳統聯合作戰發展而來的一體化聯合作戰則是信息化戰爭時代的基本作戰形式,是諸軍兵種并重、以信息為關鍵、以網絡為中心的聯合作戰。

       在一體化聯合作戰中,諸軍兵種聯合的深度和廣度都遠遠超過傳統意義上的聯合作戰。可以認為,一體化聯合作戰就是信息化戰爭的聯合作戰;是將兩個或兩個以上軍種的作戰力量綜合為一體,在聯合作戰指揮機構的統一指揮控制下,使用一體化C4KISR系統(含信息化武器裝備)所實施的戰役以上規模的整體作戰。可以預見,一體化聯合作戰必將成為信息化戰爭時代的典型作戰形式。

 

gpk钱龙捕鱼客户端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详细 山西快乐10分购彩平台 3分pk10的计划 哈灵麻将下载 买内蒙古十一选五 查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 下载武汉麻将 推倒胡麻将单机游戏 10分赛车彩票app 麻将来了血流换四张玩法 网上赢钱的麻将叫什么 SG飞艇 十一选5走势图一定牛 秒速赛车官网光大 微信能四人联机的麻将 长安汽车股票